< Photo by Fish / 版權所有,請尊重智慧財產 >

一路上恍恍惚惚的睡了又醒、醒了又睡,要從特奇前往布拉格很簡單,
因為布拉格城市夠大、指標夠清楚,不太需要看地圖。
這天不知為什麼身體不太舒服,暈車暈得厲害,好不容易終於在下午三點多左右抵達布拉格(Praha)。

旅館是在旅行前就透過網路訂好的,在跨年的熱門時段旅行,布拉格市區住宿價格飛漲,更別談想租民宿或公寓,
幸好Simon仍訂到交通便利的好旅館,只是現在要靠Simon一個人又是開車、又是查地圖、又要辨別行人專用道、
單行道與高架橋,讓他很緊張,要在熱鬧的舊城區裡開車,實在不容易。

暈到想吐、無力的我癱坐在駕駛座旁,除了一直聽到Simon慘叫以外,
就只是覺得車子好像陷入「鬼打牆」般的原地繞。
最後Simon舉了白旗,先把車停在路邊,自己一個人下車用走的,找到旅館找到路,
再回頭救車上帶著因時差一直在昏睡的孩子,還有暈吐的我,這對沒用的老弱婦孺。


< Photo by Fish / 版權所有,請尊重智慧財產 >


折騰了一番終於進入旅館後,全家人第一件事情就是躺在床上昏睡。
不知道過了多久,孩子先餓醒了,想想應該吃晚餐了,起身拾起房門口像逃完難、散落一地的行李,
稍做整理,我還是覺得昏昏沉沉的累。
就在準備出門覓食時,Simon突然跟我說:「要不要把護照等重要資料鎖到保險箱去?」

也好,沒什麼意見,只是從來在歐洲旅行似乎鮮少特別把物品鎖到保險箱去,有點麻煩。
我邊低聲咕噥邊把隨身背包夾層裡的護照、機票與簽證交給Simon後,就又拖著疲憊的步伐下樓。
今天的四肢有兩百斤重、頭像鉛錘一樣的沉,有些擔心自己感冒了。

/ 精緻鵝黃色小餐館的晚餐 /

走出旅館大門,低溫迎面襲來,街頭燈火通明、商店也仍然在寒夜裡營業。
大城市果然不一樣,就算夜再深、氣溫再低,仍然熱鬧。
一路往舊城廣場方向走去,十分鐘後就走到有著耶誕市集的擁擠廣場上了,
但根據經驗,廣場與大街上的餐廳通常是最貴的,所以我們再轉往一旁小徑,
沒走多久,就因為冷餓得受不了,隨意挑了一間餐館用餐。


鵝黃色精緻的小餐館不大,共分為兩個區域,每個區約六桌。侍者和氣有禮貌的帶我們走到後區入座,
室內放著舒服的暖氣,鬆了一口氣脫下厚重的雪衣圍巾帽子與手套,一家人就圍著小圓桌用餐。
開心的女兒像小鳥一樣嚷嚷餓了,當最喜歡的義大利管麵一上桌,她就狼吞虎嚥、吃的滿臉,
我趕忙從隨身背包裡取了面紙擦拭,隨手將背包帶子扣住椅背後放著。

一盤麵還沒來得及吃完,我正打算再從包包裡取面紙時,伸手一摸……
「天啊!我的包包呢?」千分之ㄧ秒內我從椅子上彈跳起,還差點拖倒桌巾與碗盤,
腦中「轟!」一聲!全清醒了!



/ 我所有的財物,全沒了!/
坐在小小圓桌、我正對面的Simon被突然的舉動也嚇了一大跳,
我呆立望著空蕩蕩的椅子像變魔術一樣,卡在我屁股與椅背中間的包包真的消失了!

我慌了,無法控制的喃喃唸著「包包不見了!我的包包不見了!……
怎麼可能?怎麼可能?我明明扣在椅背上!Simon明明就坐在我對面!該死!我這次真的中獎了!」,
耳邊倏然像電視消音般「嗶!」的一聲什麼都聽不到了,
腦中快速閃過包包內有隨身筆記本、化妝包、手機、信用卡、提款卡、小數位相機、錢包!

驚呼聲嚇著了整間餐廳,所有的人停下手邊動作望向我們,
靠近門口的侍者隨便抓起大外套「咚!」的一聲開門就衝出去追,另一位侍者則小跑步過來關心。
沒多久,剛剛跑出去的侍者喘吁吁的走進來,除了不斷的說Sorry以外,
還說剛剛有看到一個穿黑外套的男子,鬼鬼祟祟拿著東西離開,很懊惱應該要把人攔下來問的……。

Simon向侍者說了聲感謝後,我們繼續在位置上呆立,知道一切都來不及了,
心裡很清楚像這樣的「高手」,錢財哪有可能追得回來?
也許他早就盯我們很久了,更甚至是隨我們進入餐廳的!
我怎麼會該死的忘了我一直都是扒手眼裡的大肥羊,哪次旅行沒遇過驚險,
就忙著照顧小孩的這回!我真的栽了!


迅速結帳離開餐廳,走回去的路上,不斷的告訴自己冷靜!要冷靜!想想後續怎麼處理?
旅程才剛開始,就掉了這麼多錢與東西,令人沒辦法的慌張與想哭。
Simon安慰我說,好險出門前有把證件留在旅館保險箱內,錢掉了事小,證件掉了的話就麻煩了,
要等到可以辦理護照簽證等資料,可能得等過完新年,搞到延遲回台灣吧!
用Simon的手機想趕快找朋友幫忙查緊急電話,才想起來現在台灣時間是凌晨三點半,誰也連絡不上。


/ 該死!這次我真的中獎了!/
回旅館房間後,當我還在慶幸自己旅行時總習慣「狡兔三窟」──
把錢、信用卡與旅行支票分成三等分放在不同地方(通常是放錢包、隨身背包與行李箱)時,
打開行李箱卻傻眼了,因為備用錢袋不見了?翻來翻去就是找不到!難道旅館內也遇竊賊?
Simon隨即跳起來、衝去開保險箱查看,好險證件都還在。

這下子我止不住淚了!「哇」的一聲、抱著女兒就哭了!怎麼會這樣?發生什麼事情了?
Simon把我拉到一旁坐下來仔細想想,腦袋裡開始倒轉,
想起剛剛出門前、昏昏沉沉的不知道為什麼就把所有的錢(連新台幣也沒放過)與旅行支票都放到背包裡,
跟中邪差不多的無意識動作,但奇怪的是同時又把自己的隨身筆記本拿出來放在桌上……

就這樣,我所有的財物就在抵達布拉格的第一天,全沒了!連個銅板都不剩!
僅剩下Simon身上的一點現金、兩張信用卡、一台單眼相機,小女兒身上則只有糖果跟暖暖包。

/ 原來我千里迢迢來還債!/
那天晚上我翻來覆去睡得很糟糕,想著如果當時我沒把背包離開視線?
想著如果Simon當場抓到那個不知怎麼勾拖走椅子上包包的賊?想著兩百個後悔的理由……
想著想著睡著後居然夢見掉的其實不是包包,而是小女兒……
一身冷汗,赫然嚇醒在天未亮的清晨!張開眼看到身旁睡得香甜的紅紅小臉蛋,
突然覺得一切還好,真的還好,錢掉了再賺就好了,轉身抱著女兒才沉沉睡去。

隔天睡得特別晚,起床後心情很好,昨晚的惡夢讓我想通了,
我邊幫小女兒紮頭髮邊喃喃的告訴Simon,
我想,我上輩子一定是個捷克人,而且還是個欠了不少債的捷克人,
這輩子才會千里迢迢飛到這裡,莫名奇妙的把所有的財物「捐掉」,不過我想我欠的應該只有錢,
因為老天爺還不忘把證件留給我、把平安健康留給我,甚至是把珍貴回憶的旅行筆記本留給我。

我指著窗外灰濛濛的布拉格天空說:「好啦!也好啦!無債一身輕!通通還你!互不相欠囉!」
 Simon笑著敲敲我的頭說:「這樣想就好啦!走吧!傻瓜!來去吃早餐吧!」

【魚的碎碎念】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以上文章摘自是我自己的《魚的捷克旅行手記》一書。
很多看到這篇文章後,問起當時有沒有報警?買機票時刷卡贈送的旅行不便險有沒有使用?

我想如果有報警,並且能夠證明遺失的物品等等,也許旅行不便險就有點用處。
但我想不是信用卡付贈的那種,那種真的很沒用,因為信用卡公司會請你自己連絡保險公司,
保險公司會說,跟信用卡公司有特殊排外條款之類的,
最後一顆球踢來踢去,國際電話聯絡來聯絡去,結論就是沒下落。(還讓你多了一堆氣!)

我這次因為是剛好跨年,歐洲長假若你要等到報警也都處理完,應該會花費更多時間,
因為在這種觀光地區,扒手或被竊都是一天上百件的,警察不太想管。

因為我的證件沒掉,所以....也就不想多花時間報警了。

關於旅行不便險,其實有些小小經驗,因為自助旅行多次了,遇過很多大事小事,一下子說不清楚,
只能說,希望有所謂"旅行不便險"的各項保障的話,請自己額外花小錢保,請不要去依賴那個信用卡付贈的。
保險員也很重要,
如果有保旅行不便險,出國前請先注意"班機延遲"、"行李遺失"與"失竊處理"等細節,
前面兩個是比較長遇到的 (失竊則是一發生就會很慌張),所以要先研究一下理賠限制,
以免人到國外了,遇到問題不知道怎麼辦。
創作者介紹

《 魚的旅行+生活手記 》

魚的旅行手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