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 小聲碎碎念......》
部落格又搬新家啦!希望這次穩定點!

沒有任何成功追求夢想的人,是在「一念之間」成功的。
我們只算計到他成功後可以得到多少麵包,卻粗心地忽略了他們滴下的汗水。



〈攝影/ Fish 趙于萱,攝於義大利威尼斯。版權所有〉

《夢想與麵包衝突的時候》
「有夢就追」一時間已經成為很多人口中的話語,漫天的文章裡有它,各種辭職休學去旅行也彰顯著它,就像是一場沉睡之後的蓬勃甦醒。追逐夢想本是一件美妙的事,然而,當兩者產生衝突,你怎樣去做夢想與麵包之間的抉擇?

「吳小姐,不是我無理取鬧,但我的不幸,唉~都算是你造成的。」 演講會後,有一位少婦模樣的女子走過來,對我這麼說。

一時之間,我有些恍惚……不會吧!我跟她的不幸有什麼關係呢?怔忡了幾秒鐘之後,我開始懷疑眼前這個模樣端莊的少婦精神上有問題。但是,除了眉宇之間的淡淡愁容之外,怎麼看她的眼神都與常人無異。

「你的不幸與我有什麼關係呢?」我決定問到底。

「是這樣的,我先生是你的讀者,他……本來是上班族,忽然有一天,他辭了職,說他要追求自己的夢想,要跟你一樣,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追求自己的人生。」

「結果呢?」

「到現在為止,他已經失業兩年了,本來還積極開發自己的興趣,會去上攝影、素描課程等,後來也沒看他上出什麼心得、培養出什麼專長來,也看不出他的夢想到底在哪裡。現在,我只看見他每天上網和網友聊天,約喝下午茶,唱KTV,動不動混到三更半夜……家裡的經濟只靠我支撐。我也是個明理的人,一說他,又怕傷了他大男人的自尊心,或者成為阻礙他夢想的殺手。我想他這樣下去,只能跟社會與家人之間脫節得愈來愈嚴重,我該怎麼辦?」說完,她又重重地嘆了一口氣。

她的困境還真棘手,在她歎氣的那一刹那間,沉重的罪惡感壓在我身上。我想,我不是完全沒錯。

我常在簽名時寫上「有夢就追」四個字。對我來說,有夢就追,及時地追,是我的生活態度。我總希望,在人生有限的時光中,我們的缺憾可以少一點,成就感和幸福感都可以多一點。錯只錯在我對「有夢就追」這幾個字,解釋得不夠多。「有夢就追」在實行上有它的複雜性,特別是在夢想與麵包衝突的時候。

追求夢想,總是能讓一顆心發亮。然而夢想與麵包之間,自古以來常有些矛盾存在。當我們看到一個人真心追求自己的夢想,願意少賺點錢,多折點腰,我們也都有佩服之情。比如,曾經當過電子新貴的工程師或捧著鐵飯碗的上班族,決心離開待遇優厚但不再讓他們快樂的環境,去當攝影師、導遊,甚至開一家自己想開的咖啡廳。 我也認識幾個很會畫畫的朋友,本來在待遇不錯的報社、廣告公司工作,後來都決定離開上班族的軌道,回去當畫家。這時,我絕不會用「畫畫是不能當飯吃的」來潑他們冷水,也都會福他們「有夢就追」。事實證明,他們都能用自己的天分畫出一番天地來。


我不認為夢想與麵包一定相違背,本來只想追求夢想,但後來以夢想贏得麵包的人,大有人在。當然,有時候我們是在和現實賭博,總還得靠點運氣。運氣不好的,可能像梵谷生前連一張畫都賣不掉,憂鬱而終。
 
不過,梵谷不算是運氣不好的,他好歹還有身後名,而且是響響亮亮的身後名,這可不是每個藝術創作者都能享有的,還有更多數不清的畫家,一樣用了一輩子力氣來畫畫,生前潦倒,死後也沒在藝術史上占個小位子,根本被徹底地遺忘。

追夢的本身是個賭博,但也不是單純的賭博。你的才華愈高、想法愈周全、技術愈無懈可擊、經驗愈豐富、付出的努力愈多,或者人緣愈好,贏的幾率就愈大。

每個人勝出的幾率並不一樣。值不值得?就只有自己能判斷了。贏了,通常還得感激許多懂得賞識自己的人,而輸了,則沒有任何理由可以怨天尤人。無論如何,我肯定人們追求夢想的決心,因為我們這一輩子,總該做些自己覺得值得的事,儘管旁人也許會發出一些名之為「關心」的雜音來阻礙追夢者的意志,但自己的人生總得自己負責。問題在於,到底你追尋的是夢,是理想,還是只是白日夢?


我不是沒有潑過別人冷水,因為每個人情況不同。

「你認為我應該辭職做個專業作家嗎?我想在家裡寫寫稿子就好,印書就好像在印鈔票,比我現在在銀行當過路財神好。」曾有位銀行職員這麼問我。

「你立志從事寫作多少年?開始寫了嗎?」我問。

「我現在太忙了,我打算辭職才開始寫。我以前作文寫得還不錯,被老師稱讚過。」他說。

「我想,你最好考慮考慮。因為,不像你想像這麼簡單。」我忍不住說了。我欽佩那些「肯定自己的夢想後決定辭職」的追夢人,卻很怕那些「辭了職才想試探自己的夢想」的妄想者。後者因為想得太簡單、做事太草率,實行夢想的可能性實在太小了。

如果真的熱愛寫作,不必等辭職才寫。等辭職才寫或等辭職才想學某項專長的人,百分之九十九是在找藉口脫離某個人生關卡,並不是真心追夢。這樣的人,夢想失落後只會變成憤世嫉俗;花太多時間憤世嫉俗的下場,就是一事無成。 字人人會寫,所以大家會覺得寫作比較容易。這麼打比方更好懂,我們總不可能因為夢想當小提琴家,辭職後才開始學小提琴吧 !

那位轉任攝影師還算成功的電子新貴,在他每年領巨額紅利時,攝影作品早有獨特風格。變成畫家的朋友,在當上班族時,本來就畫得一手好畫。 成功開設咖啡廳或餐廳的轉業者,也都不是在開店前才學經營須知、才上烹飪班惡補的。他們早已花了經年累月的時間考察和嘗試,像神農氏嘗百草一樣的兢兢業業。沒有任何成功追求夢想的人,是在「一念之間」成功的。

一念之間以前,不知已經累積了多少智慧與能力。多數人一下班回家,在看電視、睡覺、打電話聊天的時候,這些真正的追夢人為了日後有源頭活水喝,還在花力氣為自己掘井呢!我們只算計到他成功後可以得到多少麵包,卻粗心地忽略了他們滴下的汗水。


總有人以為,辭職才能追夢,握在手頭的麵包好像變成阻礙自己夢想的絆腳石。我從不認為,辭職才能追夢,全心全意才能培養專長。以我自己當例子吧!其實我從沒有想變成專業作家,多年來我一直有一份可以支付生活的工作。這是因為過去常有長輩勸我「作家不能當飯吃」,所以我決定,即使靠寫作換不了任何麵包,我也一樣會寫下去,至於為了要養活自己,得有一份固定薪水才行。

到現在我還是認為,不靠寫作謀生,就不需要搖尾巴討好任何人,我才能真正地暢所欲言,寫出我心中真實的聲音。
 

追夢是一種過程,也是一種必須逐漸建立的生活習慣,也是一種「活在當下」的感覺。誰說你要放棄一切才能追夢?也別再怨夢想與麵包兩相礙,其實,阻礙你追求夢想的,不是你手頭食之無味、棄之可惜的麵包,而是自己的惰性。
-----------------文/吳淡如《投資自己》方智出版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【魚的碎碎念】
從很久以前當個朝九晚九的上班族開始,我把積蓄都拿去旅行、把休息時間拿去畫圖時,身旁總有人笑我「吃飽太閒」,或是想幫忙指導出身理工科的我「如何畫畫才正確」......老實說,這些不管出自關心還是純粹碎嘴的事情,的確讓人很挫折,讓我覺得自己在做白日夢,讓我一直思考自己到底為了什麼目標(好得以解釋「自己並非不切實際」),但真的很難有滿意的答案,我只能勉強找到「追夢」這兩個字當理不直氣不壯的藉口。直到有一天,Simon跟我說「不是每一件事情都需要理由或目標,也許夢想或興趣不能當飯吃,但這不代表你就應該不去追求夢想。」我才突然想通了......。」

如果說旅行、畫畫與寫作是我的夢想、我的興趣,並不拿來當成養活自己的唯一麵包,那我就不需要跟現實妥協、不需要太在意他人的看法,可是我必須付出的代價是時間與金錢。OK!世界上沒有事情不是正反兩面、不是需要代價的,如果一個人一輩子需要為自己堅持一些自己真心想做的事,那就是值得的。這無關乎金錢、無關乎成就,純粹是價值觀。

到現在為止,我從來不是專業作家,我的寫作跟繪圖沒有替我帶來太多財富,甚至連「有人送張免費機票」都是未曾聽過的好事,我的每一段旅行從來都是自己一分一毫慢慢存下的旅費,我的每一本書寫作動機都只是單純為了想寫而寫。不能否認我真的很希望找到伯樂能識得良馬,讓我的作品不管是以書或以任何方式能跟更多人分享,也替我帶來財富,但這樣的目的焦點並不在財富,而是因此我才能擁有更多的時間與精力做更多更好的作品。

我相信「豐沛的夢想能換得甜美的麵包」是每個走在創作這條路上的人的期望,但這除了持續努力外還需要運氣來幫忙,現在的我只希望,自己能一直堅持「在麵包與夢想之間找到平衡」就是快樂,其他的就交給命運吧!

你也在追求夢想嗎?覺得它遙不可及嗎?
想想,也許阻礙你的不是現實,而是你自己的心。

創作者介紹

《 魚的旅行+生活手記 》

魚的旅行手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加油寫得很中肯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